欢迎来到本网站!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雁过拔毛 乱收费穿透求学全程

雁过拔毛 乱收费穿透求学全程

日期: 2004-02-26 来源: 分享:
【字体: 打印

(本文所配图片与文字无关)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去年底在全国组织部署了教育收费专项检查工作,检查发现各级各类学校、教育主管部门和政府及各级行政部门乱收费现象严重,收费有如雁过拨毛,名目繁多。教育领域的乱收费行为,在不同的教育阶段有不同的表现,贯穿了教育的整个环节。在义务教育阶段,主要是将"捐资"、"赞助"等与学生入学和考试成绩挂钩、提高标准收取借读费等;在高中阶段,未严格执行择校生的"三限政策",收取高额"择校费"、"赞助费",擅自扩大调节生比例,变相超收学费等;在高等教育阶段,收取与招生录取挂钩的捐资助学费、点招费、转专业费、赞助费、建校费等,明码标价。要彻底根治教育乱收费这一久治不愈的"顽症",必须对症下药,标本兼治。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去年底在全国组织部署了教育收费专项检查工作,检查发现各级各类学校、教育主管部门和政府及各级行政部门乱收费现象严重,收费有如雁过拨毛,名目繁多,数额巨大。

    在南昌召开的国家发改委价格检查监督工作会议通报说,根据对20个省(区、市)的初步统计,各级价格主管部门共对63484所大、中、小学和教育主管部门进行了重点检查,查出违法收费案件12634件,违法收费金额21亿多元。

 学校存在的乱收费行为,在不同的教育阶段有不同的表现,贯穿了教育的整个环节。在义务教育阶段,主要是将"捐资"、"赞助"等与学生入学和考试成绩挂钩、贫困地区的农村中小学未严格执行"一费制"收费政策,以及提高标准收取借读费等;在高中阶段,主要是未严格执行择校生的"三限政策",收取高额"择校费"、"赞助费",擅自扩大调节生比例,变相超收学费等;在高等教育阶段,主要是收取与招生录取挂钩的捐资助学费、点招费、转专业费、赞助费、建校费等,收费名目繁多,明码标价。 

    招生录取环节。检查发现,一些学校自立项目收取与招生录取挂钩的捐资助学费、点招费、提档费、招生录取费、录取通知书邮寄费等,这些乱收费明码标价,按分计价,拿钱换录取通知书,一个学校少则收几百万元,多则收到几千万元,收费金额特别巨大。

    为规避检查,有的学校收取现金后不给学生开出任何票据;有的让学生直接交存折、银行卡;有的由校友会、董事会、工程建设部门向学生收取。江苏省海安县在已检查的6个乡镇37所学校中均不同程度存在帐外收费的问题,比较严重的学校帐外收费总额达45万元之多。 

    新生入学环节。一些学校在新生入学时或自立项目收取建校费、复读费,或提高标准收取学费、住宿费、借读费等,或不认真执行"一费制"收费政策,更有一些学校仍在收取课桌椅费、学生学籍费、档案管理费、图书借阅证工本费、电教设备管理费等一批国家已经取消的收费项目。河北省一大学2002年至2003年9月间共超标准收取学费613万多元,四川省宣汉县中小学超出"一费制"标准收费,多收金额达407万元。

    在校学习环节。一些学校为逃避检查,在开学时不收费或少收费,待学生入学后再另行收取,这些收费名目繁多,如违反规定收取学费滞纳金、选修课报名费、旁听费、德行手册费、档案管理费、多媒体网络使用费、健康咨询测试费、晚自习费、电话磨损费、资料费、补考费、重修费、辅修费;提高标准收取四、六级考试报名费、微机上机费;违反规定代收自行车保管费、班费、体检费、防疫费、电影费、保险费、教辅材料费、讲义费等。2002年1月至2003年9月,广东省一大学对考试不及格的学生收取重修费310多万元,贵州省一大学对省内省外的同一专业学生实行不同的收费标准,2002年分不同专业对外省籍学生提高学费300元至800元,多收54万多元。

    后勤服务环节。一些学校违规收取了课桌椅维修折旧费、水电费、就餐卡费、卧具洗涤费,单车寄存费等。江西省南昌县莲塘二中对住宿生自立项目按每人9元的标准收取水电费,甘肃省一综合性大学在收取住宿费后,又对2002级和2003级新生按每人100元标准收取卧具洗涤费,共计收取洗涤费57万多元。

    毕业离校环节。一些学校在这一环节设立了毕业就业指导服务费、派遣费、信息费、毕业生审定费、师范毕业生改行费、改派费、违约金、就业协议费、毕业论文指导费、毕业证书费等收费项目。厦门一些大学向自考生收取毕业论文指导费每人2000元,超过每人780元的规定标准。浙江省一名牌大学以每人200元的标准,向成人教育脱产班毕业生收取"就业协议费"。

        违规行政是教育乱收费的"保护伞" 
                            
    国家发改委在检查中发现,一些政府行政主管部门利用手中的权利为乱收费充当了"保护伞",一些教育主管部门自身巧立名目乱收费,致使教育乱收费愈演愈烈。

    检查发现,政府及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利用手中的职权充当教育乱收费的"保护伞",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越权制定收费政策。东北地区的一所师范大学违规收费313万多元,其中政府行为达153万多元,约占违法金额的49%。宁夏回族自治区出台政策,批准一些地方高中、初中、小学在同一年级招收"民办班"、"实验班",高额收取学费;

    二是截留、挤占学校收费收入,加剧学校经费的短缺。宁夏、四川、云南、陕西等省区的一些地方财政部门按学校收费总额的10%至30%的比例统筹,用于平衡财政收支,最高的达50%以上;

    三是搭车收费。一些行政主管部门以评比达标的名义向学校摊派各种报刊、书籍等。

    检查同时发现,一些教育主管部门设立的收费项目达27种之多,诸如文武双修风险金、考务成本费、业务活动费等,收费名目古怪,让人费解。贵州省教育部门及一些下属单位自行设立的收费项目达20项,河北省教育部门自立多个收费项目,违法金额499万多元。

    对经合法程序审批的收费项目和标准,部分地区的教育主管部门在执行过程中擅自提高标准和扩大范围收取。山东省教育部门超标准收取职称评审费、中考报名费、中专报名费、中专报名考务费、高考学生报名费、高职报名费和超范围收取考试工本费、高校老师考前培训费等。

    部分地区的教育主管部门有禁不止,仍在继续收取国家明令取消的收费项目。浙江省教育部门仍在收取各种形式的押金和保证金。湖北省阳新县教育部门从2001年以来,一直收取已明令取消的教育集资费,其中小学生每人每学年收100元,中学生每人每学年收200元,仅2003年秋季开学就收取教育集资费160多万元。

    部分地区的教育主管部门违反收费政策的制定权限,违规出台收费政策和文件,截留、挤占学校学杂费收入。河北、四川等省区的一些地方教育主管部门违规批准义务教育的学校举办实验班、特色班、双语班,并高额收取费用,形成事实上的"校中校"、"校中班"。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教育部门对财政部门返还的学杂费,按30%的比例截留,对各校助学款按10%的比例截留,挪作他用。

    国家明确规定,"任何部门和单位不得在中小学教材的编写、出版发行等环节违规收取费用","教育行政部门及其所属事业单位和学校不得收取教材开发费、目录审定费、新教材推广宣传费、培训费、劳务费等各种名目的费用"。但一些地方教育主管部门仍违反规定,以宣传费、发行费、教材编审费、审查费、版权使用费、培训费等名义向出版社或新华书店乱收费。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部门向广西一家出版社收取发行费800多万元,向广西负责发行教材的书店收取教材编审费、审查费、版权使用费、发行费691万多元,向本溪市一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收取教材培训费52万多元,合计1544万多元。


            经费分配失衡 资金盲目使用

    教育乱收费日益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各级政府加大了对教育乱收费的整顿力度,但风头一过,乱收费重又抬头,成为久治不愈的"痼疾"。专家分析认为,教育经费投入不足,分配失衡,教育资源不均,教育资金盲目投放使得资金使用效率低下等原因是教育乱收费的根源所在。

  城乡经费投入悬殊 教育资源调配失衡

    教育投入不足、学校经费缺口大是长期以来制约我国农村教育事业发展的老大难问题,特别是中西部贫困地区,这一制约更为明显。

    总体上看,贫困地区的学校与富裕地区的学校之间、农村学校与城市学校之间的经费投入和办学水平相差很大。2001年,小学生预算内教育经费最低的省只有356元,仅相当于最高省的十分之一;初中生均预算内教育经费最低的省只有518元,仅为最高省的七分之一。近年来,虽然国家已逐步提高了教育财政性投入占GDP的比重,但由于"普九"、"危改"、教师住房建设、电化教育和计算机辅助教学等工程纷纷上马,达标要求不断增加,学校需要大量的配套投入或运行维护费用,增加的经费远远不能满足学校资金需求的增长。在投入不足的情况下,学校为达到一些硬件要求纷纷举债搞建设,致使大部分学校负债累累,有的因此将费用转嫁到学生身上。

    然而在城市和东部经济发达地区,政府对教育投入相对比较充足的情况下,教育乱收费仍屡屡发生,其原因在于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由于优质教育资源紧缺,学生数量庞大,导致教育供需矛盾突出,一些学校迎合和利用家长望子成龙的心理,收取择校费、点招费、转学费、转专业费以及各种与学生入学挂钩的赞助和捐款等费用,范围越来越广,标准越来越高,少则几万元,多则十几万元,这些乱收费远远超过普通家庭的承受能力,出现了部分家长一边声讨乱收费,一边又拼命挤进交费队伍的尴尬现象。

     学校盲目扩张 加剧资金短缺

    教育经费不足的一端表现为投入不足,另一端则表现为教育经费的使用效率低下,造成不必要的浪费,加剧资金的短缺,使本来就捉襟见肘的教育经费更难以为继,通过乱收费来弥补成为一些地方当然的选择。

    学校教育资金使用的低效率除管理不善外,最大的问题是学校投资的低效率。一些学校为争创国家、省、市重点示范校,制定了一些与自身条件和水平不相适宜的办学扩张计划,贷款几亿元甚至十几亿元盲目扩大学校规模,新建校区或分校。一些中小学校为了达标升级互相攀比,用贷款、举债、赊款等办法,超出自身能力搞基本建设,教学楼刚建又翻新,一些重点学校建造得象五星级宾馆,几十万建一间豪华厕所等形象工程屡见不鲜,造成资金的极大浪费,欠下巨额债务。    

     制度落实走过场 违规处罚欠力度 

    在制止查处乱收费问题上,部分教育主管部门没有严格履行管理职权,对乱收费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甚至利用审批权限为学校"创收"开绿灯,如将未达到条件的学校核定为"社会力量办学"学校,违反规定批准一些学校搞"校中校"、"校中班"。个别地方政府甚至以发展教育为由,越权出台收费政策。制度不落实,政策不透明使教育乱收费有了可趁之机。

  由于受地方政府、教育主管部门等多方面的干扰,查处乱收费行为普遍存在调查难、取证难、处罚难的问题,处罚教育乱收费行为的力度大大降低。一些地方价格主管部门将学校乱收费收缴财政后,政府随后又将收缴金额原封不动地返给学校。有的地方将因乱收费受行政处罚的负责人换到另一所学校继续任职。这使得乱收费者有恃无恐,导致教育乱收费屡查屡犯、屡禁不止。


                多管齐下 标本兼治 
            
    国家发改委称要彻底根治教育乱收费这一久治不愈的"顽症",必须对症下药,标本兼治。

    首先要加大对农村教育经费的投入,促进农村教育发展。国家发改委建议进一步改革和完善农村教育管理体制,加大中央和省级财政向农村教育转移支付力度。在具体实施中要重点追加对贫困地区学校、农村学校的财政拨款和专项补助,缩小贫困地区和经济发达地区学校之间的差别,缩小城镇中小学和农村中小学的差别,分阶段在农村实施免费义务教育。要制定农村教育经费投入的最低保障线。可参考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线制度,制定教育经费投入的最低保障线,并通过法律、法规的形式固定下来。 

    其次要优化教育资源,均衡教育发展,提高学校教育资金的使用效率。其一,要重点抓好义务教育的均衡发展,在全国分阶段实施免费义务教育,逐渐扩大免费范围。其二,要严格按规定管住、管好民办学校,促进其快速、健康发展。其三,改变现有教育资金的投入方向,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加大对基础教育和农村教育倾斜的力度。其四,提高管理水平,防堵管理漏洞,避免重复建设,防止结构性浪费,禁止盲目攀比、达标升级,精简行政和后勤人员,坚决杜绝截留、挪用、挤占教育经费。

    第三要综合利用财政、金融政策,完善多方筹措教育发展资金的渠道。目前,以财政拨款为主,辅之以征收用于教育的附加费,收取学杂费等多渠道筹措模式,在缓解教育经费不足方面发挥了一定作用。但随着农村税费改革的广泛推进,除财政拨款和收取学杂费外,农村教育的其他筹资渠道非常有限,调整和重构教育经费筹措模式,建立与公共财政体制相适应的教育投入机制至关重要。国家发改委建议充分利用彩票筹资,支持农村教育事业发展,中央财政统筹的彩票公益金按照一定的比例分配用于农村教育事业,并将支持农村教育事业发展的内容,作为彩票公益金使用方向之一写入国务院正在制定审查的《彩票管理条例》中。

    第四要加强教育收费管理,完善制度建设,硬化各级各类学校监督约束机制。一是规范高校成本核算,明确高校生均培养成本的核算方法和核算范围,为制定学费标准提供准确的依据,硬化学校培养成本约束,逐步建立与学分制相适应的收费政策。二是在全国推行义务教育中小学收费"一费制"。为解决目前中小学收费项目多、频率高的问题,在总结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实施"一费制"经验基础上,由省级人民政府制定"一费制"最高收费限额,省内不同地区、城市和农村可以确定不同的收费标准。三是建立完善收费管理的规章制度。在收费管理方面逐渐通过用完善的制度来制约各种乱收费行为的发生。 目前主要是在原有制度的基础上,完善以收费许可证制度,收费公示制度,收费报告制度,收支两条线制度,收缴分离制度,价格举报制度等一系列制度构成的收费管理制度建设,提高教育收费的透明度、公开化,强化制度约束和监督。 四是严格审批制度,强化民办、改制等资格许可管理。对"公办民助","民办公助"等改制学校的审批要严格把关,坚决禁止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搞级别差,避免出现以"示范学校"、"校中校"、"特色班"等名义的乱收费现象。

    同时各级价格主管部门要会同有关部门开展多种形式和层次的监督检查,纠正问题要坚决,规范整改措施要到位。对出现重大乱收费问题或屡查屡犯的部门和学校要予以公开曝光,对违法者除给予经济上的处罚外,还要追究当事人、主管部门负责人的行政责任,将行政领导责任制落到实处,让违法者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彻底改变违法成本低廉、违法者有恃无恐的现状。(完)

网站主管部门:广元市教育局信息中心 地址:广元市利州区东坝电子路384号 电话:3263630 传真:3263600

市纪委驻教育局纪检组信访举报电话:3239860 主办单位:广元市教育局   

蜀ICP备16025822号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073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510800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