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网站!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副部长都交不起的学费岂止有点高?

副部长都交不起的学费岂止有点高?

日期: 2005-09-09 来源: 分享:
【字体: 打印

“中国大学的学费是不是确实太高了?”近日,面对记者的“逼问”,“明星官员”——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坦言:“是有点高!”,并表示,“我自己就知道,我和我夫人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也只供得起一个孩子上大学。 ”(《中国青年报》9月8日)>>您觉得大学学费仅仅“有点高”吗

  张副部长面对大学学费“敢于直言”、说大实话,无疑非常令人感佩、尊敬。然而,这“直言”背后所揭示的,又是怎样一幅无奈、苦涩的现实呢?——“我和我夫人两个人的工资加在一起,也只供得起一个孩子上大学”,这意味着,甚至连副部长这样级别的官员,单靠一个人的工资实际上也供不起如今的一个孩子上大学。部长尚且如此,那收入有限的普通老百姓呢?——这样的大学学费,何止是“有点高”?

  虽然,笔者完全理解张保庆作为政府高官如此表达的难处(能说到这个份上,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但既然大学学费的高,是政府主管部门也不得不承认的事实,那么我想,它到底有多高——是“有点高”,还是“太高”,还是有必要借着张副部长提供的权威数字,做几个具体的量化分析。毕竟,这总是一件关系到千家万户切身教育利益和国家教育责任的大事。

  其一,根据教育部的学费计算标准来看。“按高校日常运行成本的25%提取,每个学生每学年学费3500元”。以今年北京高校的收费为例,普通专业收费分为5000、5500、6000元三个档次,比较3500元标准,实际上分别高出42%、57%和71%,这样的“超标”程度,“有点高”呢,还是“太高”?

   其二,从实际的教育成本结构上看。张保庆表示,“目前维系中国高等教育正常运转的经费大约需要4000亿,而国家现有的实际投入只有800亿,高校向银行借贷超过1000亿,差额部分就是各高校靠收学费填充的。”——这个加减法不难算,大学生的交费负担实际上是:4000亿减1800亿,即2200亿。1400万大学生交2200亿,人均15700元,而且,4000亿经费中,学生承担55%(2200/4000),国家投入只有20%(800/4000),如此学费负担比例,有点高、还是太高,不言而喻。

  当然,诚如张副部长所言,发展中国家办高等教育,“大学生费用由国家包下来”是行不通的,应该由“国家、社会、学生家长和个人共同分担现有的高等教育成本”,对此,我想公众不会太多异议,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一成本该如何“分担”,各自按什么比例?国家20%、学生55%的负担结构合理吗?《教育法》(53条)明确规定,对公立大学,“国家建立财政拨款为主”的投入体制。而不久前,有教育专家曾分析指出:“如果‘一个百分点’的国家教育财政投入的承诺能够兑现,那么大学学费可以减半”。

  结论无疑很明显,今天的大学学费,不仅是有点高,而且“太高”、高得离谱,而结症正在于,国家教育投入责任的没有落实,因此,面对高昂学费现实,教育部门能直面承认固然重要,但更重要还是,尽快采取切实措施,兑现国家教育承诺,彻底扭转国家投入过低、百姓负担沉重的畸形局面。惟其如此,我们的大学才不会只是副部长夫妇合力才供得起的奢侈品,而能让普通百姓家庭的孩子也能尊严、体面地分上一杯羹。

  相关评论:高校的教育成本有最大化倾向? 大学学费猛于虎

              我们正“享受”世界上最高的房价和学费 “教育产业化”只能使中国蒙羞

  网友精彩评论:

  百年大计 教育为本还是教育为钱

  教育改革无法实现预期目标的根本原因又要追溯到教育资源分配问题上,在我们特色建设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公平与分配问题影响已经越发突显,甚至成为制约社会进步的绊索,国家兴盛,人才为本;人才培养,教育为本,真的希望中国的教育不能贫穷…[全文]

(责任编辑:崔宇)

网站主管部门:广元市教育局信息中心 地址:广元市利州区东坝电子路384号 电话:3263630 传真:3263600

市纪委驻教育局纪检组信访举报电话:3239860 主办单位:广元市教育局   

蜀ICP备16025822号 川公网安备 51080002000073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5108000047